沈向洋離職微軟,意味著什么?

人物

11-14 16:54

「離開微軟是我一生中最艱難的決定」,沈向洋如此說到。

▲ 沈向洋 圖片來自:GeekWire

的確,任誰來說,離開一家自己工作了 23 年的公司,且是唯一一家工作過的公司,都是一件令人輾轉反側的事情。

沈向洋在 1996 年拿到卡內基梅隆大學的博士學位之后,受同校同學陸奇的引薦而進入微軟后,便分別在微軟雷德蒙德總部研究院和微軟亞洲(北京)研究院任職,并于 2004 年擔任微軟亞洲研究院院長兼首席科學家。

當然,沈向洋博士的職稱還不絕于此,他還是微軟執行副總裁、人工智能和研究的負責人,這意味著他是微軟公司內級別最高的中國員工;此外,他還是美國電器電子工程協會院士(IEEE Fellow)、國際計算機協會院士、美國工程院院士和英國皇家工程院外籍院士。

所以沈向洋離開微軟,是一次極其重大的人才流失,但其實這事兒,卻可以說是早已奠定了。

納德拉時代的全面改制

沈向洋負責研發的產品,大家肯定有所耳聞,例如必應(Bing)搜索、微軟小冰等。現任 CEO 薩蒂亞 · 納德拉(Satya Narayana Nadella)在關于沈向洋離職的內部郵件中就有提到:

在沈向洋的領導下,必應成長為一個強大的業務部門,協助微軟構建了關鍵的云和 AI 技術平臺。沈向洋對微軟打造 AI&R(人工智能布局和產品落地)戰略發揮了關鍵作用,也推動公司加快將研究投資和 AI 創新運用到產品,交付到用戶手中。

▲ 微軟 CEO 薩蒂亞 · 納德拉 圖片來自:CNBC

相信也因為此,微軟前 CEO 鮑爾默于 2013 年 11 月將他提拔為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,主管技術與研發部門以及微軟研究院。

不過,鮑爾默當時已宣布將卸任微軟 CEO 一職,而納德拉便在三個月后正式上任。

這一世紀第二個十年的前半段,對于微軟來說,是一段「懷疑人生」的時光。因為在此期間,Windows Phone 移動操作系統被競爭對手基本掩埋在歷史長河下,必應搜索在全球的市場份額也一直萎靡不振,微軟亟需一次重大的改變和明晰的發展發現。

所以納德拉的上臺,稱得上是「臨危受命」。此前已在微軟云服務部門工作的納德拉,上臺后便是全面發揮自己的「傳統藝能」,將微軟的主要發展目標從「設備與服務」改成了「移動和云計算」,隨后一路高歌猛進,目前已成為唯二市值穩定萬億美元以上的美國上市公司,另一家則是蘋果。

▲ ?圖片來自:1reddrop

由于微軟的巨大成功,納德拉被允許在內部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,自然是順水推舟的事情。

為了讓微軟重新高效并更加可控,納德拉進行了數次大的組織結構重組和高層大換血,而今天宣布離職的沈向洋,已經是最后一位由鮑爾默任命的業務部門高管了,其他則都由納德拉直接任命。

在 2018 年 3 月的組織重組中,納德拉新成立了「云計算和人工智能平臺」部門,并分走了沈向洋主管的部門下的一部分人員和資源,以及人工智能商業化這一職能。也就是說,如果沈向洋繼續待下去,除了只剩下被稀釋的權力,人工智能的研發上也只能局限在基礎研究上。這或多或少成為沈向洋離職的原因之一。

助力微軟,也助力中國科技行業

沈向洋的離職,其實也意味著另一件事情:美國科技巨頭中 EVP(執行副總裁/首席副總裁)及以上的職位,已經沒有華人面孔了。

也正如大家所了解到的一樣,印度裔高管倒是越來越多,例如谷歌、微軟、adobe 等。印度裔不僅天生有英語母語優勢,在文化上也比華人更加熱愛表達和展現自我,在美國公司中更吃香一些;再加上印度裔往上晉升后會提拔其他同鄉,在他們內部形成良性循環,而華裔則基本只能靠實力了。

當然,另外還有一個原因,那就是中國的科技行業正在蓬勃發展。「互聯網女王」Mary Meeker 發布的 2019 年互聯網趨勢報告中這樣提到,全球市值 Top 30 的互聯網(科技)公司中,有 7 家來自中國。

顯然,優秀留學人才可以回國就業或創業,國內優秀人才則可以直接在自己家的舞臺上展示才華。

與此相對應的是,印度裔在美國是人才濟濟、高管林立,但印度本國的科技公司卻依舊尚無亮眼表現,在 Top30 中我們并看不到印度公司的身影,即使印度的網民規模已成世界第二。那么他們的網民用什么呢?那自然是來自美國和中國的科技產品和互聯網服務。

據 eMarketer 的數據,印度是 Facebook、Whatsapp 用戶數最多的國家;而用于上網的手機,根據 IDC 發布 2019 年第三季度印度市場智能手機統計報告顯示,中國品牌在印度擁有絕對統治力。

在推進中國科技行業這件事情上,沈向洋博士也有不少的貢獻,那就是與李開復、張亞勤、張宏江等人一起打造了微軟亞洲研究院。

從這里出來的眾多人才,例如「阿里云」之父王堅、今日頭條副總裁馬維英、科大訊飛副總裁李世鵬、百度高級副總裁王海峰、小米集團創始人兼總裁林斌等等,篇幅問題無法一一列舉。

反正,此前外企在中國科技和互聯網版圖上擁有重要位置,如今本土科技和互聯網企業的諸多高管,則有著這些外企的履歷。將微軟亞洲研究院稱為中國科技行業的「黃埔軍校」,完全不為過。

沈博士沒有具體講到 2020 年 2 月正式離職后會有什么計劃,不過在致員工信中,他這樣講到

我覺得,已經是時候去開啟一個新的篇章,去探尋超越微軟、超越商業的新挑戰,去思考為產業、為下一代計算科學的研究院和工程師們,還能多做些什么。

登錄,參與討論前請先登錄

評論在審核通過后將對所有人可見

正在加載中
龙王捕鱼兑话费